唯爱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开局夺舍大长老 > 第539章 今非昔比
最快更新开局夺舍大长老 !

    “他,他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 “该死,你不是说他只有筑基期修为吗?为什么猪婆大人的气息一下子就没了?要知道大人拥有神龙血脉,绝非普通金丹初期修士可比。”

     “冷静,立即派人过去,我们效忠于中天,既然制定了行动计划,不能退缩。”

     两排修士站在空中看向洞府入口,就见陈星河漫步而出,扫了一眼周围笑道:“找到我应该很费工夫,沉寂三年突然发难,这等阵仗是不是太小瞧我了?”

     “哼,出手!”十名筑基修士飞速冲了上去,以陈星河为中心荡起光影,灰色雾锁朝着周围轻轻一绞,十颗头颅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 这还仅仅是飞剑雏形御使外界骷金形成的杀机,若是飞剑真的成了,天地之间皆是杀机。

     法宝等级飞剑究竟有多强?纵然元婴修士都要避其锋芒,以免受到锋芒所摄。

     纵然一件残宝重修,其起点也无比强大,至少要算作极品灵器行列。

     陈星河借骷金逞威,十名筑基修士连手都未伸上就死了,此等暴虐情景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。

     “就这?不请动元婴修士在本世界杀我?你们觉得黄泉修士有这么水吗?又或者觉得烙有血逝印,百中存一活下来,这印记是白烙的?”

     “少听他放屁,出手。”

     三名筑基圆满修士出手了,不过陈星河只在意他们身后那个筑基中期修士。

     “叮叮叮……”雾锁同时迎上这三人,碰撞出极为绵密的细碎火花,其中一名修士取出符宝刚要逞威,手臂齐肩而断。

     “啊!”惨叫声惊扰到另外二人。

     他们一愣的功夫,陈星河已经手持符宝爆发,杀得另外两个措手不及,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 这三名修士身上出现伤势的刹那,嗷嗷叫着扑倒在地,抽搐,打滚,求饶,片刻之间毒发了。

     等到陈星河取走敌人随身之物,周围一片狼藉,十三名修士就此烟消云散,连神魂都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 “怎么?你不动手?如果没有看错,你曾经渡劫,虽说失败了,导致修为大跌,也比这些人厉害。”陈星河看向对面白发老者。

     “呵,看不到胜算而动手,那是自取其辱和自杀,很难相信筑基期修士这般厉害,普通金丹修士都对付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 “说这些无用,有手段尽管使出来。”陈星河手中忽然多了一件判官笔符宝,朝着前方轻轻点去。

     他自然没有符宝,不过刚刚杀掉的修士有,不但有,而且还不止一件,总共搜出四件。

     这支判官笔是其中最弱一件,谁知背后大鹅“额额额”叫起来,笔锋前端出现异象,一重重幽暗环转,一道道敕文升腾,前后左右万里之内妖魔鬼神共听之。

     “判!”

     一个字,一片天,皓然如日,皎洁如月,白发修士大惊。

     惊也没用,因为他的血肉正在崩塌,隐藏在地下的杀手同样血肉崩塌。

     异象来得快,去得也快,判官笔化作灰烬,大鹅“额额额”猛啄,像是在吃什么东西,反正陈星河没看到这些修士的神魂。

     “判官笔?生死簿?”

     “这是将生死簿的威力引发出来了?”

     “我是不是应该找一杆判官笔做武器??”

     “还是算了,呆头鹅不靠谱,指不定什么时候好使,什么时候不好使,能得一次厚利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 按下念头打扫战场,竟然又找到三件符宝,看来对方对他还是颇为重视的,只可惜带着符宝就觉得万无一失,实乃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 陈星河已经今非昔比,对付他不能在第一时间动用杀手锏,结果就是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 这也难怪,他这三年时常破解前人墓穴和尘封洞府,以此磨练自己,实力增长从血腥禁地回来就没有停止过,可谓勇猛精进!

     好比今天这等杀局,白火异常谨慎,然而他没有危机感,这就意味着问题不大,在可以接受范围内。

     毫不夸张的说,现在他很少出现危机感了,因为强大,因为傲然,因为千锤百炼,天下间除了元婴修士,金丹修士已经不足以杀他。

     也许赤皇天试炼就是为了得到陈星河这等大违常规修士,只不过倾天宗失势,冒头绝非好事。

     所以,陈星河装作身负重伤,晃晃悠悠逃离灵疏门,他要是完好无损,中天修士恐怕要炸锅。

     果然,过刚易折,你得给人家一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 行动虽然失败,可是行动背后那些人要给自己找借口,顺便推卸一番责任。

     什么对方身怀重宝,你们提供的情报扯淡?叫我们送死说一声,不带这么害人的。

     什么就差一点,对方几乎身死,修为已经跌落,若非动用保命之物逃跑,必然埋骨天母国。

     台阶嘛!找一找总会有的,主要是陈星河装得像,来自妖峰和中天以及炼狱的眼线回报之时有台阶可下,这就够了!

     陈星河索性将自己埋入地下,借助黄泉世界做跳板,令神魂回归罗浮岛,回家与家人小聚。

     夺舍通道开启,正在闭关修炼的大汉腾身而起。

     三年之间,他每年都会回来,早已安顿好朱雀和沙真真,如今他们二人的渡舟就在周天星斗大阵之中,本体冻结留待日后使用。

     游隼妖生得相貌堂堂,双瞳一蓝一赤,头发呈古铜色,身高八尺有余,好一条昂藏汉子!

     如今这位道友的神魂恢复小半,再有七年就会无恙,脱得劫数定然不凡。

     陈星河今非昔比,陈家也变了模样,开始稳步生发。

     三年之间,陈家渐渐富足,在十里八乡一点点积累威望,祖祠连续两次扩建,证明气象不凡。

     那些想要针对陈家的匪徒和江湖人士总会莫名其妙出现状况,并非隐门出手,而是气运使然。

     潜龙距离腾飞还早,海妖仍在攻岛,这般年景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 陈星河离开大阵回到家中,吃惊的发现,娘又怀孕了。

     “娘!”

     “老大!你听娘解释,娘是怕你爹出去勾三搭四,这个老东西被我拘在家里就不干好事。”

     “咳咳咳,这是一个男娃,灵根似乎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 “啊!太好了,能和老大一起修仙?”

     “爹呢?”

     “你爹?哼,难得豪气一回,家里金子银子堆满十座地窖,却不敢拿出来用,好不容易熬到地主分家,那几个不孝子卖地卖房子。这不,去花银子买地去了,只要买来,咱家就是十里八村最大地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