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婚来孕转: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959章 你想起了什么
最快更新婚来孕转:总裁爹地宠上天 !
    第959章 你想起了什么
     还有,他这么有钱的一个人向她白手空空的人要报酬真的好意思吗?
     “难道说你不敢?”
     霍西亭双手环起,使用激将法。
     果然,童沁一听这话真当是被咬了尾巴,一下子跳起来,道:“好,赌就赌。”
     童沁冷笑一声,还怕了他不成!
     霍西亭等的就是童沁这句话,将白色袖子优雅的挽起,熟练的使用着刚刚童沁用的小型锄头,在萝卜旁边不紧不慢的松土。
     童沁看着霍西亭有模有样的使用锄头,心里开始有些紧张。
     不会的,做做样子每个人都会。
     童沁只能进行自我安慰。
     霍西亭将锄头放在地上,微微弯腰,大手拉住萝卜的叶,朝着童沁微微一笑,道:“看好了。”
     童沁被霍西亭的一笑一下子迷的不知东南西北,傻傻的点点头。
     真是微微一笑很倾城啊!
     霍西亭几乎没用多大力气那个萝卜就被轻而易举的拔了出来。
     霍西亭拨弄了一下萝卜上的土,提到童沁面前,见她一副呆滞的样子,以为是被自己惊讶到了,轻轻拍拍她的头。
     童沁猛地回神,看见霍西亭手中的萝卜,心都要塌了。
     童沁赶紧抢过来辨认,真的是的!
     这童沁是真的惊讶了,她一定是看错了。
     “丫头,你不会是想赖账吧!”
     霍西亭拿过萝卜,在童沁面前掂了惦。
     童沁一咬牙,面子绝对不能丢。
     “当然不会。”
     童沁说完,气焰一下子就泄了下来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。
     “霍西亭,你怎么会这么清楚干农活的?”
     童沁拎着篮子,不甘心的问道。
     “你难道忘了这个房子是我的了吗?”
     童沁顿时感觉被雷劈了,是啊,这是霍西亭的房子。
     不对啊,有这房子的不一定会做农活啊,一定还有别的原。
     等童沁思考的差不多,霍西亭已经大跨步的离去,童沁赶紧一边快跑一边大叫:“霍西亭,等等我。”
     尚玉坐在轮椅上看着对面走来的两人,是如此的般配,男俊女俏,真当令人羡慕。
     尚玉的心开始有了些动摇,或许,西亭真能得到自己的幸福。
     她相信霍西亭对童沁的感情,却是不敢相信童沁对霍西亭的感情,毕竟,她已经忘记了西亭。。
     若是她以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怕是两个人的结局都是不好的。
     何不把痛苦扼杀在开始之前。
     一顿饭很快的结束了,尚玉原本是想找阮小茗谈谈的,无奈尚时的一句话让她毫无机会。
     “小姨身体不好,我们也就不打扰了。”
     尚玉不能再说什么,只是看了看童沁,从房间里拿了一条项链出来。
     “童沁,这条项链送给你。”
     这本是小琦落在这里,她原想着找个机会还给小琦的,可是,那一次见面,却是成了最后一面。
     如今见到童沁,倒是不如交给她,想必小琦见童沁这丫头也是愿意的。
     也罢,她已是不出去,若是这丫头是小琦的孩子,这项链就当物归原主,若不是,也可借助这丫头找到那个孩子。
     西亭,怕是已经知道些这其中的事。
     童沁连连摆手,她来这里什么东西都没带,怎么还能要玉姨的东西。
     尚玉拉过童沁的手,将项链放到童沁的手心里。
     童沁还想拒绝,一旁的霍西亭拉过童沁,道:“小姨让你拿着就拿着吧!”
     霍西亭都这么说了,童沁再拒绝就成了矫情,只好朝尚玉甜甜一笑:“谢谢玉姨。”
     尚玉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乏了,就不送你们了。”
     霍西亭微微颔首,道:“小姨好好休息,小时改日再来。”
     “玉姨再见。”
     童沁甜甜一笑,朝尚玉摆摆手。
     “霍西亭,玉姨是一直是一个人待在这里吗?”
     童沁坐在车上疑问道,玉姨身有残疾,这些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不找个人照顾她呢?”
     霍西亭这么有钱,找个人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!
     “小姨她生性好强,不会接受的。”
     童沁只好点了点头,对尚玉很是钦佩,身有残疾,不惧艰难,不爱名利,安然于世。
     “丫头,待会把咖啡端到我房间。”
     霍西亭推开门,对童沁道。
     童沁乖乖点了点头,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  霍西亭眼角闪过一丝光芒,勾起一抹微笑,却好像带着点阴谋。
     丫头,原本是不想这么早开始的,可是现在的情况实在太糟糕,没办法,只得现在实施。
     想到今天小姨说的话,又回到前几日童沁和那个男人的亲密之举,霍西亭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保持平静。
     若是没了小丫头,也就没了心。
     童沁躺在床上,手指间缠绕着尚玉的那条项链,链尾是条个雕琢精细的银色的龙。
     童沁疑惑的的将项链在眼前晃来晃去,不明白尚玉为什么将它送给自己。
     真的只是把它当成见面礼物吗?
     可是童沁又觉得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     一阵亮眼的光芒闪过童沁的眼睛,童沁眼神惊讶,立刻做了起来。
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”
     童沁抓住项链,看见似乎有什么字刻在里面。
     童沁几乎将眼睛贴了上去,还是没看清楚,但是童沁确定,这条龙上面一定刻着什么。
     童沁攥紧项链,一阵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型放大镜。
     “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?”
     童沁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使用着放大镜。
     很快,童沁调整好了角度,眨着一只眼睛努力的看着。
     “南,是‘南’字?”
     童沁眼睛有些酸痛,放下手中的放大镜。
     奇怪,这个项链是玉姨送给自己的,可是为什么项链上会有个‘南’字呢?
     难道说,这条项链也是别人送给玉姨的吗?
     童沁摇了摇头,项链上刻字不是常有的事吗,真是的,这么大惊小怪干嘛。
     童沁感觉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,嘴角无奈的轻扯,把项链收在一个木盒里。
     “对了,霍西亭的咖啡!”
     童沁赶紧朝门外走去,一脸懊恼,刚刚注意力都在项链上了,竟然忘了霍西亭交代的事。
     看着霍西亭的门还紧闭着,童沁深呼吸一下,庆幸霍西亭还好没出来。
     童沁几乎是一路小跑到楼下开始煮咖啡,其实,她是挺讨厌咖啡的,太苦。
     但是霍西亭喜欢喝,她也只能忍了。
     “霍西亭。”
     童沁将热腾腾的咖啡端到霍西亭门前,轻轻敲门。
     “进来。”
     几秒后,里面传来低沉而又好听的声音,淡淡的,却是极易让人砰然心跳。
     童沁心慢了一跳,端着咖啡的手抖了一下,把自己吓了一跳。
     童沁轻开门,霍西亭房间里有些暗,童沁把咖啡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。
     正要离去,突然看见放在书架上的照片,童沁本该想着不该逗留的,可还是忍不住的走近。
     轻轻取下,童沁看了一眼周围,怕霍西亭突然冒出来。
     这应该是霍西亭小时候的照片吧!
     童沁翻开相册,男人青涩的面容映入阮小茗的眼中,照片上的霍西亭笑得很开心,很阳光。
     和现在的霍西亭当真是判若两人。
     “十五。”
     童沁眼神有些迷茫,竟是轻喃出声。
     霍西亭原本是想看看小丫头在干嘛,却是听到童沁嘴中的话,眼神刹那间亮起。
     “丫头。”
     童沁一惊,回神,转头看见霍西亭闪闪发光的眼睛。
     “霍西亭?”
     童沁赶紧合上相册,惊叫一声。
     霍西亭是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的,她竟是一点都没发现。
     童沁此刻心里紧张无比,自己偷看霍西亭的相册,会不会被骂啊。
     像霍西亭这样的男人应该很注重隐私,惨了……
     童沁,你这是往人家的枪口上撞啊!
     霍西亭一眼看见童沁藏在身后的那本相册,又联系起刚刚小丫头说的那两个字,兴情就无比的雀跃。
     难道说,小丫头想起来了?
     “丫头,你刚刚说什么?”
     霍西亭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问道。
     “啊?什么?”
     童沁原本以为等来的会是霍西亭的痛骂,却是没想到尚时会问她刚刚说什么。
     她刚刚有说什么吗?
     童沁想了一下,似乎是说过什么字。
     好像是……
     “十五?”
     童沁有些不确定的道,应该是吧。
     “丫头,你想起了什么?”
     霍西亭终究还是掩盖不住,话语中带着盖不住的激动。
     “没有想起什么啊,霍西亭,我有忘记什么吗?”
     童沁很奇怪霍西亭的反应,为什么这么惊讶,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她。
     “那你说的‘十五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 霍西亭听到童沁说没有想起任何事,眼神一黯,不甘心的问道。
 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就是极为顺口的说了出来。”
     童沁挠挠头,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她自己也弄不明白的事情。
     霍西亭倒退了一步,真的只是这样吗?
     “霍西亭,你没事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