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后专宠记 > 第079章 回到大堰
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!

    飞岩长老几步走到人群中央,对着水玲珑严厉道:“我要是再不出来,恐怕圣果就让你白送给人家了!玲珑,你可还记得你娘亲交代的话?”

     水玲珑身子一震,视线飘向殷明誉,脸色一点点透出可疑的红,随后小声道:“我当然记得,飞岩长老。可我已经允了把圣果送给殷大哥了,我不能失信与人。”

     飞岩冷哼一声,“哪个让你食言,我今日过来,是特地告诉这小子的,想要圣果可以,留下来跟我们玲珑成亲!否则休想带走圣果!”

     “飞岩长老!”

     被人被动的说出心思,水玲珑情急喊了一声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好歉意的望向殷明誉。

     殷明誉从方才拧着的眉头皱的更深,想不到取圣果居然还有这样的要求,他张口正欲讲话,被一旁的秋容抢白过去,“这不可以!”

     话一出口,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在秋容的身上。

     秋容心跳的如同打鼓那般响快,表面仍是故作镇定,“殷大哥他已经跟我有了婚约,并且发过誓此生只娶我一人。圣女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们家相公不能娶你,你如果真心喜欢我们家相公,一定不会忍心他做个背信弃义,始乱终弃之人吧?”

     水玲珑被这番话惊得脸色红白青绿转了几圈,一双大眼睛直往殷明誉脸上瞅,企图得到他亲口的一个答案一般。殷明誉哪里不知秋容这是为他解围,当即上前一步抱拳道:“秋容所说句句属实,我们已有婚约,在外闯荡素来成双入对,为了秋容的名声对外只称是亲生兄妹,但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已不得不说实话,还请圣女见谅。恕在下不能答应此要求。”

     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眼见水玲珑失落的表情,飞岩立刻厉声痛骂道,抓着水玲珑往后退出人群,他发号施令:“都给我挺好,把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 飞岩是圣女水玲珑母亲在时就在的长老,如今在水龙一族的声望极高,在他一声令下以后,所有人一跃而起捕捉包围圈内的两人。

     “停下,都给我停下——”

     被飞岩抓住手臂,水玲珑一时难以挣脱,只能暴躁的大喊,偏偏飞岩吩咐所有人即刻进攻,一时间进攻的守卫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听谁的。

     殷明誉与秋容对视一眼,兵分两路逃脱,这个时候,先离开这里才是正事。这些日子殷明誉已经把仙宫的路线摸了个七七八八,他们如果逃走,他有信心让他们短时间内找不到他的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 最后的结果是殷明誉与秋容一起逃了个不见踪影,仙宫内所有人都在找他们,当然他们也并非真的要走。殷明誉已经打定主意,就算是抢、偷,他也一定要圣果弄到手,另一方水玲珑则是被下令闭门思过,为了跟飞岩赌这口气,她更是使出了绝食的招数。

     “很抱歉,玲珑小姐。”

     殷明誉潜入水玲珑被关的地方,进来看到她人的第一句,就是十分郑重的道歉。水玲珑早有预料,对于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惊讶,垂头沉默半晌,她抬起头来,“没关系,那个想要圣果就和我成亲的要求,你不用放在心上,都是飞岩长老为了我瞎编的。我是真的喜欢你,但不会横插一杠、夺人所爱,你大可以放心和秋姐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 殷明誉一直沉静的眸色亮了亮,一直以来水玲珑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女娃,可没想到在这种事发生的时候,反而是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娃做的决定最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 “现在圣果肯定已经被飞岩长老下令严加看管,你接近不了圣果了。我帮不了你,”水玲珑有些垂头丧气的味道,“还有一个办法,除非…”

     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 殷明誉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取得圣果的机会。

     “除非,除非你答应和我成亲,待到飞岩长老放松警惕,然后我们再乘机把圣果取出,到时我再偷偷的送你们离开——”水玲珑结结巴巴说出方法,果然殷明誉沉默了。

     水玲珑连忙解释自己并无恶意,只是想帮他拿到圣果而已。良久,殷明誉郑重的询问水玲珑,“你真的愿意帮我?甚至用那种自毁名声的方法?”水玲珑点头,望向殷明誉的眼神里有些殷切的期盼。殷明誉当然看的懂,但他只是摸了摸水玲珑的脑袋,像是普通人家的兄长对妹妹那样。

     “我很感谢你愿意帮我,不过我不能——借着要娶你,用这种恶劣的方法去得到圣果,我要救的那个人,她也一定不会希望我用这样卑鄙的方法去利用一个女孩子。”殷明誉的目光望向远方,仿佛穿透前方的障碍物看到了一个人,他的唇角鲜有了一丝微笑,“我是一心想要救她,当然也要用光明正大的方法。玲珑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 道完歉殷明誉就离开了,然而再相见的时候就是他和秋容都被五花大绑扔在台下的模样。冰晶剔透的高椅上端坐的水玲珑眼神复杂,一旁的飞岩神情一丝不苟的提议,“圣女,既然不能收入帐中,就把他们都杀了吧。这小子脑袋里缺根筋,留着也是个祸害!”

     “闭嘴!”

     水玲珑厉声呵斥,原本盛气凌人的飞岩顿时气焰低了下去,先前那股可以当家做主的气势全然消失。而一向娇小可爱,笑意玲珑的水玲珑却一派的寒霜冷颜,奇怪的是,就算第一次见到水玲珑如此样子,竟不会觉得违和。

     殷明誉心中已猜想到,水玲珑应该原本就是这幅样子,先前和善,爱笑的那个她一切都是伪装。水玲珑一步一步下了台阶,来到殷明誉跟前蹲下身子,伸手去捏殷明誉的下巴,强迫他抬起头来,“是不是心里很恼我?”她歪着脑袋笑问,仿佛还是那个调皮少女。“可惜就算你恼我,我也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 “你可以知道有多少人想争当着我水龙一族,我水玲珑的夫婿,嗯?”水玲珑扣着他下巴的手劲渐大,“可是你居然说你不愿意娶我!还讲一堆可笑的理由!殷、大、哥——,我是该说你不识好歹呢,还是该说你蠢的可笑呢!”

     水玲珑笑声猖狂,放开他以后,命令人把他们送回房。秋容不知被送到哪里,盯着眼前的“喜房”摆设,被迫端坐在床铺边上的殷明誉皱眉:直接弄进了喜房,难道说这个水玲珑还想来个霸王硬上弓不成?

     想到这种可能,殷明誉立刻调整自己的状态严阵以待。直到半夜,水玲珑方才酒气熏熏的回来。殷明誉不动声色,待水玲珑嚷着要喝合卺酒时出其不意将其制住,水玲珑一下子清醒过来,指着殷明誉难以置信,她不相信他能这么快破除了她给他服下药物药性。

     然事实不容她不信,水玲珑似是自暴自弃的告诉了他圣果的放置地,殷明誉这回没跟她“客气”,取了一枚收起后劈手将她打昏,然后去救秋容。

     秋容关在冰牢,他刚找到钥匙打开牢门将人扶出来,以水玲珑为首的一干众人就将他们倆包围。水玲珑第一个冲上来,口中边喊“负心汉”便用银杖击来,殷明誉侧身躲过,两人战的水深火热。就在不知第几个回合以后,水玲珑脚步不稳露了个破绽,殷明誉占了上风立刻要将人擒住,水玲珑趁机贴着他开口:“利用我威胁他们,一会我带你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 殷明誉手一顿,很快不着痕迹的擒住了水玲珑,接下来的一切就发展的十分顺利。这帮人不食人间烟火,但对于圣女是绝对的忠心耿耿,见到圣女被擒,全然方寸大乱,全被殷明誉牵着鼻子走。一路磕磕撞撞来到仙宫的入口,殷明誉威胁水龙一族全部退下,不准再随意跟随,也有少许将士蠢蠢欲动,被水玲珑安抚退下。

     双脚再次踏上大漠黄沙地,给人的感觉太不真实。

     三人立于夕阳下,殷明誉对着水玲珑道谢,水玲珑眼眶微红,强撑着冷言冷语:“好了,再谢来谢去的我可就舍不得殷大哥走了,小心我一声令下,让我的人再把你们抓回去,这回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!”

     秋容抿嘴偷笑,圈住殷明誉的胳膊,让两个人看起来更亲密一些:“多谢水小姐的苦心相救,他日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报答水小姐的大恩大德。”他们二人在仙宫就对水玲珑称是有了婚约,这时做些亲密举动是为了让水玲珑断了念头。

     秋容大着胆圈殷明誉的手臂,殷明誉不戳破,让她心中底气又足了些。“水小姐如果以后想去中原玩,可直接去大堰都城,到时我们一定盛情款待,绝不怠慢。”

     “此言当真?”水玲珑真就来了兴趣一般,秋容误打误撞,心虚的笑笑,刚要答话就被殷明誉抢先了一句。“自是,随时欢迎水小姐的造访。”

     水玲珑听后一下子“活”了过来,整个人神采奕奕,伸手摘了殷明誉腰间佩玉,“那这个就归我了,当个相认信物!有机会我会去找你们的,我也想看看中原景色!”

     告别的话无需在多说,两人并肩望着水玲珑在铁台慢慢消失,还有流失的黄沙逐渐复归原位,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。当然,这不可能是梦,殷明誉真真切切的拿到了烬仙藤的果实,不在迟疑,他和秋容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沙漠,一路快马加鞭赶回大堰。

     皇宫。

     择选会还在进行,马场上空已飞满了各色各样的风筝。阮流烟抬首看,只见五彩的风筝映衬着湛蓝的天空,还有周围洒落的细碎阳光,颇有些让人心旷神怡的味道。

     端起茶盅抿了一口清茶,她将视线重新放回到马场上,左后方一直有道追随她的的视线,偶尔投递而来,强烈而炙热。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东方恪,想起这个人对她的温柔,阮流烟不由自主的心中有了甜蜜的感觉,恰时她转头,目光不经意和东方恪撞在一起,后者则是具有挑逗意味的冲她一笑,这笑容太过亮眼惑人,阮流烟身子一僵,深吸一口气重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 饶是如此,还是感觉面部“烧”了起来,而且还有欲演欲烈的趋势。再待下去只会更窘,阮流烟小声吩咐茗月去准备冰块,想给脸□□温,不料刚站起身,马场中央就传来一阵骚动,不得已,她重新坐回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 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 太后第一个站起身来,很快便有侍卫来报,“启禀皇上、太后,是嫣嫔娘娘风筝的螺线断裂。”

     侍卫话落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,这个人就是阮流烟。上次择选谁都知道凌皇子选了她,这回才刚开始她风筝的螺线就断了,这不知道是打的谁的脸,看来天意是不让这个嫣嫔做凌皇子的母妃。

     这样的变故一出,场面清晰可见的气氛就涨了起来,虽然不在明面上。太后面无异色,嗓音也让人听不出起伏:“既如此,那就把嫣嫔的名单子划掉,剩下的嫔妃继续。嫣嫔,哀家这样安排,你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 阮流烟自嘲的笑笑,起身回道:“臣妾…”

     “当然有异议——”

     一道稚嫩童声响彻高台,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东方凌被瑾王牵着手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 来到高台站定,东方凌首先朝着太后,东方恪一一行了大礼,方才字正腔圆,一字一句道:“今日择选,胜负已分,人选已定。嫣嫔她——就是孙儿自己、还有老天爷帮孙儿选的母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