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爱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贵后专宠记 > 第018章 主仆一心
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!

    东方恪答应了以他的名义去殷府取药,果然没有食言。她告诉皇帝,是金琳主动告知她殷府请了高人炼药,专门救治她的旧疾。东方恪派去的人自然也是按照这个说的。当听说皇帝已经派人去取药,阮流烟想象的到金琳母女的表情,心中不禁愈发愉悦。

     在五月底的最后一天,墨弦将从殷府取来的丹药送来了重华宫,当时阮流烟还在用早膳,见到木匣呈来之物,心中明白这是殷忠贤妥协了。待墨弦走后,茗月将木匣呈上来。阮流烟接在手中,柔荑将木匣打开,视线触及木匣内里的一瞬,她愣住了:里面放的药丸只有半颗。

     惊蛰这种毒|药的霸道在于解药亦是毒|药。这一月牵制下一月,服下解药解了这次毒,同时又会在体内滋生出新的毒素。如果当月没有服下解药,那么每日便会疼痛难忍一次,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十天,若还没解药服下,便会七窍流血而死。

     也就是说,没有的另外半颗药丸将是惩罚,果然金琳母女是不会让她好过的。双眸眯起,阮流烟将木匣合上,“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 茗月依言将木匣收放起来,头顶传来阮流烟的询问声,“殷忠贤也是这样牵制你的?”

     茗月心一惊,面色不安道:“奴婢不懂主子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 “你倒是忠心耿耿。”阮流烟扫了她一眼,“他们给你送来的所谓的解药呢?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奴婢,奴婢…不懂主子说的是什么…”

     茗月咬牙硬撑,装傻充愣不肯交出来。阮流烟冷笑一声,“我只说一次,你给还是不给?若是不给,今日就下去找你死去的阿娘吧。”

     听到阮流烟略带寒意的话语,茗月“噗通”一下跪到了地上,泪水涟涟的求阮流烟饶命。怕死的人总是有软肋的,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茗月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那颗所谓的解药交出来。

     木盒里与惊蛰解药并无大的差别,打量这药丸一眼,阮流烟挥挥手示意她收起来。茗月闻此惊愕的长大了嘴巴,方才泪水横流的脸上还挂着泪珠,她不明白为什么阮流烟恐吓她把解药交出来,又这么轻易的让她收起来。

     阮流烟自是有自己的打算的。茗月无父无母,是从小被殷府买进的丫鬟,惊蛰这种天性霸道的毒不是随便就能弄来的,既然如此珍贵,殷忠贤能用来牵制她,可不会同样用在茗月身上。这个丫头蠢笨又好骗,指不定这一月一服的解药是糊弄她听话而已,并不是什么解毒之药。

     而茗月,或许本身根本就没有中毒。

     有了这个念头,阮流烟就有了实际行动。让人传来上次那个随赵溶岩一起,来给她看伤的医女白芷过来,她将茗月的药丸给予白芷查看。宫里的当差的都是人精,特别是太医院的,被后妃传来验药、验食物基本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。白芷来到重华宫以后,毕恭毕敬的给她请安,将药丸检验完后,将结果告知了她。

     事实真的像阮流烟想的那样,但又出乎她的意料。茗月每月所服的解药确实不是解药,而是一种慢性毒|药,每个月一点点剂量,时间久了,身体内积存的毒素将会越来越多。中毒的症状是脑部意识渐缓渐痴呆,待到三五年后,人的身体也将会彻底垮掉。

     当这个结果呈现在茗月跟前的时候,茗月满眼不可置信。她从小被买进殷府,对殷府忠心耿耿,纵然被送进深宫监视阮流烟,给殷府通风报信也无怨言,她忠心耿耿为殷府,她所忠心的殷府却要让她死。这样的结果她接受不了。当真正的事实摆在眼前,茗月不由痛苦的哀嚎一声,随即整个人发狂似的掉头冲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 阮流烟没有让人拦她,只派了一个小太监跟着她。宫里不比其他地方,冒冒失失的冲撞了不能惹的人,很容易就丢了小命。直到戌时末,茗月终于回了重华宫,此时她整个人衣衫尽湿,宛如刚从从水里捞起来似的,一步步回到宫殿,她行尸走肉的进了阮流烟的卧房。

     阮流烟被惊动,从床铺起了身,她披衣而坐。秋容秋罗一路跟过来,欲要拦下茗月,被她挥挥手遣退出去。来到阮流烟跟前,茗月机械的转动眼珠,随即狠狠跪了下去,她决绝道:“二小姐,茗月以后只认您一个主子,请你收下茗月。”

     “当真?”

     “当真。”

     “不后悔?”

     “不后悔!”

     问的人语调平缓,回的人话语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 一问一答里,烛火将茗月跪着的影子倒映在窗前,阮流烟抬脚下床,伸手去扶茗月,她道:“那从今以后你就是我阮流烟的妹妹,我活一时,你便活一时。”倘若我身死,也会想办法护你周全。后面这句阮流烟没有说出来。扶起茗月,触手潮湿阴冷,她不禁皱眉: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 “这…是奴婢不小心滑进了池子。”略一迟疑,茗月答道。

     好好的人出去,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池子?定是有蹊跷的。阮流烟知道她没说实话,既然她不想说,她便不问了,松开茗月手臂,她后退一步道:“好,但你要记住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 茗月点头示意明白,她明白阮流烟这是告诉她,不管是自己掉进池子,还是有人害她掉进去,这都是最后一次。如果还有这种事,她必须说实话,阮流烟定将会为她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 笠日。今天是六月初的第一天,阮流烟没有迟疑的将木匣的半颗解药服下了,虽然只有半颗,至少毒发时受的苦能轻一些。至于茗月身上所中的慢性□□,阮流烟借口身体不适,又将白芷宣进宫来。

     白芷心知肚明阮流烟想要什么,当即就顺从的给茗月诊了脉,并开出驱除她体内毒素的药方。茗月当初还以为阮流烟问她要解药,是想独占了解自己之毒,没想到她早猜到了老爷的手段,现在还不计前嫌的请人来救她…这样想着,茗月看阮流烟的目光越发感激,平日里更是贴身不离的伺候。

     阮流烟对茗月的心理变化是知晓的,她自己也从内心感到高兴。不过当务之急,是怎么想办法从殷忠贤那里弄到解药的另外半颗解药。那种被疼痛吞噬,如同蚂蚁啃咬、似在竖着刀片的门板上躺着的感觉她再也不想体会了。已经用皇帝的名义取过一次药了,想要拿到另外半颗,到底怎么做才好?

     就在阮流烟一筹莫展的时候,殷忠贤竟亲自上门来了。阮流烟对此很惊讶,面上并不显露出来,三两句吩咐宫人将其迎接领进了大殿。挥退众人端坐在宽大交椅,阮流烟听殷忠贤言语,当听完殷忠贤说明来意,她不禁微微勾起唇角笑了。

     殷忠贤,我的“好爹爹”,想不到你还有求我的一天?